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观海

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

 
 
 

日志

 
 

【原创】老家门前的陡坡路  

2017-06-01 16:54:55|  分类: 心情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老家在青海乐都北山。山区的道路大多是狭窄陡峭、崎岖不平的,一到下雨天,其泥泞、难行程度是可想而知的。老家门前的那条路很陡,长约一华里,沿东北---西南方向通往村内、村外;要走出村口,最省事莫过于往东北方向爬坡。长期以来,人们买的取暖煤砖等生活物资只能从路口用背篼和架子车一趟趟地往家里转。

小时候,在门前的路上,我和小玩伴们乐此不疲地来回奔跑着,无忧无虑地打闹嬉戏着。盛夏时节,经常光膀赤脚、挥汗如雨,张灯时分才极不情愿地回到家中。冰冷的冬日,天还没亮,我就被父亲叫醒,跟着他或去驮水、或去拾粪,然后再去上学,冷清了一晚上的门前的路很有可能因父亲和我的早行而感到了不少暖意。

一九八一年秋季,十五岁的我进入高中开始住校。每逢周末回家时,步行约两小时山路后,见到母亲早已在门前的路上翘首等着我。

十七岁时我远到南京上大学。动身那天,我跟着背着为我准备的行李和拎着自己铺盖卷的父亲(他要到县火车站搞副业),从门前的路上走出了村口。从村口到县火车站的路程约十五公里。当时,县乡间还没有通班车,人们出行要么步行,要么搭乘手扶拖拉机,我和父亲选择了前者。为了省钱,每次放寒、暑假时,我都是从县火车站步行回家。有一次火车超长晚点,到火车站时已到了夜半时分。选了好几家、本已投宿住店的我不听店主的好言相劝,硬是退了两块的店钱乘着月色夜赶山路。约莫三个小时后才到了村口---一踏上门前的路,一路的恐惧才算真正抖落。

大学毕业后我被分配到西宁某省级事业单位工作,一般一月左右回老家一次。年复一年,冬去春来,亲情在门前的路上通过每一次的送别不断升华着。后来,乡上到县城通了班车,这时,我才第一次意识到门前的路是那么的狭窄、陡峭、崎岖,给人们的出行造成了很大的不便。多希望她也能早日变得宽平一些。

光阴荏苒、岁月无情。有一天我惊愕地发觉送我和妻子回宁的父亲在门前的路上无法赶上我们,我赶紧让他回去,他不听,我们不得不多次停下来等父亲慢慢走来。回到西宁后,任凭我怎样使劲地回忆,就是想不起父亲开始体衰的时间。此后,每次我们回家返宁时,送往路口的家人中就少了父亲,他只好无奈地站在门口看着我们慢慢走出他的视线。等母亲送走我们返回后,每每都能听到父亲在自言自语抱怨道:“唉,这路咋越来越陡了!” 再往后,母亲也加入了本只有父亲一个人的目送行列。

不知从何时起,我和妻子在门前的上坡路上行走时也感到了吃力,需不时停下来歇息,好几次都不约而同地对视叹气:这段路要是平点、宽点多好啊!

常言道,人过三十不学艺。但为了方便回家探望父母,我在不惑之年考取了驾照并购置了私家车。从此,虽然回家的频次更多了,但烦恼也一并来了---车无法开到大门口,只好停在山梁那边离家一公里外的打麦场上。每到夜晚,因担心车子安全,父母无法放心地睡个安稳觉。有好几次父亲要坚持睡到车上,因我的强烈反对只好作罢,但他仍然要偷偷地带上手电筒出去看上一次。第二天吃完早饭,父母总是催促我们赶快回去。唉,门前的路啊,不知何时平缓、硬化?

二0一五年清明回家上坟,到门前的路口时我惯例地停车叫三弟上来取东西,三弟在电话那端说,前两天路刚修好,车可以开到家门口。我下车一看,感觉还是有点陡,只好去走弯路。当我开车到大门口时,上院李叔家的小车刚从门前的近路上开了下来,这时,我对自己的过于谨小慎微感到有点不好意思。清明过后没几天,因父亲病重,我又回到了老家。晚饭后,走出大门的我和村主任不期而遇。村主任告诉我,这段路的硬化已纳入全省村级道路建设规划,目前是前期平整阶段,过不了多久就能铺上水泥、实现硬化。

同年四月廿二日,79岁的父亲去世了。去世前的整整二十天里父亲不能下炕,无法走出院子看看门前那段已变得宽阔、平坦了许多的路了。好在下葬时,众乡邻抬着父亲的棺材于东方欲晓之际,在我们早已挂在大门外柳树上路灯的照耀下,从自己熟悉而又陌生的路上缓缓地远去。他应该看到了门前这条路的变化并因此感到欣慰。当时我在想,如果门前的路原本就是平缓的,说不定父亲还能多活上几年呢!待路面实现硬化后,我会拍摄出最美的照片来告慰父亲---愿他在天堂里一路走好。

老家门前难忘的路啊,她见证了岁月悠悠和人事代谢。童年时,父母每次在路的前面等我,喊我快走;少年时,我经常跑到父母前面催他们快走;青年时,我时常在路的中央从父母手中接过榔头、铁锨等农具下地干活;中年时,我却只能和父母亲在路的起点处不忍地话别,甚至与父亲的永别!

那条再也熟悉不过的路啊,她更是见证了祖先的不易、父辈的艰难。因而,她铸就了山里人的朴实厚重、吃苦耐劳和坚忍不拔;她寄托着一代代像父亲一样世居山乡的父辈们希望后人幸福的美好梦想,也寄托着每一个山里的年轻后生和尕媳妇们“像城里人一样过日子”的热切期盼。

门前的那条路,也见证了党的富民政策一步步地不断落实和贫困山村今非昔比的沧桑巨变。近年来,村子里不少人通过易地扶贫搬迁等方式到条件较好的县城、格尔木等地生活,或通过做生意、打工所得在中意的地方买了商品房。还有好多的年轻人,虽没有在城里买房子,但在打工的地方举家租房居住。这不,在外打工多年的二弟一家已于六、七年前在县城买房居住了,做小生意的小弟也在县城买房两年了。

门前的路快要全部修好了,但以后我们全家和她朝夕相处的机会就越来越少了,只能在过年、过节及父亲的祭日、清明节回老家探亲、祭祀。

但是,老家门前的那条路是富有永久磁性的,我们根本走不出她的“手掌”,我们永远丈量不完她的长短。她是我们的人生起点,是我们在外奔波、闯荡的力量源泉,更是我们终身守望的精神家园。

        衷心祝愿老家门前的路越来越宽阔、平坦、美丽,路上的故事不断丰富、精彩、远播!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